“他如今还是个正六品,想这些就太早了。”吴安打算闭目养神,他算是明白何继胜的意思了。

  就是想挑拨他和老师他们之间的关系,让他心生怨愤,从而对老师不满,对顾诚玉不满。

  可是吴安有些奇怪,之前何继胜虽然和老师有些龊语,可挑拨这样的事儿并没做过。

  难道是因为多了顾诚玉?吴安忽而一笑,何继胜这是嫉妒了吧?

  顾诚玉他们到得府中之时,已至申时正三刻,马车从角门而入。

  “人被关在何处?”

  茗砚将马车给了外院的小厮,转身回道:“暂且安顿在栖兰院。”

  顾诚玉点了点头,栖兰院是内院一座空置的院子,原先季芙蕖就住在栖兰院隔壁。

  就在顾诚玉就要带茗砚去栖兰院的时候,外院的管事匆匆赶了过来。

  “大人!顾二老爷来了,小的已经让人带去了偏厅等候。”主子没特地吩咐过,陈管事也只敢称其为顾二老爷。

  顾诚玉闻言皱眉,怎么好巧不巧地凑到了一起?难道顾长柏知道是茗砚他们抓了顾万芳?

  看着顾诚玉皱眉,陈管事的心中也不由得忐忑起来。之前他家大人知道顾长柏来了,都是吩咐去偏厅接待,难道今儿他家大人不想见顾长柏?

  “你先回内院,我去会会我那二伯。”顾诚玉对茗砚吩咐了一句,不管顾长柏来是什么目的,他都要去会会的。

  茗砚明白顾诚玉的意思,于是应了声是,转身去了栖兰院。

  顾诚玉到的时候,顾长柏正坐在圈椅上沉思。

  “二伯!这么晚过来,可是想通了?”顾诚玉一进偏厅,就坐在了上首。

  顾长柏等他到这么晚,不是知道他们抓了顾万芳,就是来说上次回靖原府或应南府的事。

  顾长柏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顾诚玉笑着道:“上次是我相岔了,你说的不错,待在京城确实花费不小。”

  顾诚玉有些惊讶,他看了眼笑容满面的顾长柏,有些奇怪顾长柏为何改变了主意?难道顾长柏已经和他背后的人请示过了?

  顾长柏会放弃吗?那小幺又该如何?他心下微转,难道顾长柏知道顾万芳被他们抓了来,还以为自己要以此来要挟他?

  还是他们又改变了策略,准备从别处下手?反正自己这里是绝不会送口的,那些人可能知道指望自己心软行不通,又想换了别的法子。

  而别的法子有什么?自然是他爹娘了。若是从他爹娘那下手,说不得还真就让顾长柏与他爹关系密切起来了。

  “二伯能想通就好,您放心,芳哥儿待在京城,我会多看顾的。那我明儿就让人问船家,看去应南府的船什么时候开。”

  顾诚玉不由得出声试探,他紧紧盯着顾长柏的面容,看顾长柏接下来的回答是否如他所想。

  果然,顾长柏在听得回应南府的时候,脸上就有了些不自在。

  “我已经多年没回故土了,对你爹和大伯甚是想念,我想还是回靖原算了。在靖原府有兄弟侄儿照应,总比在应南府举目无亲得强些。我年纪也不小了,也该落叶归根了。”

  说完这话,顾长柏也有一瞬间的怔楞。这两句话其实也算是他的真实想法,故土难离,年纪大了,也是常常思念故乡。

  顾诚玉勾了勾唇角,反正他马上也要回乡。就算顾长柏回了靖原府,也翻不出大风浪来。

  “回了靖原府,还得将家里的老宅修葺一番,也不知能不能住人了。”顾长柏想起了自家的老宅,就在三弟家的隔壁。

  正好两家挨得近,若是回去一直住在三弟家,那就有些不妥了。

  其实,若是小幺没被带走,他也打算近几年回上岭村了。

  顾诚玉闻言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随后才道:“二伯当年走时,那屋子你们没交银子,就算作村里的了。如今已经被我家买下,重新盖了院子。”

  过去这么多年了,顾长柏还想着那破屋子?他们当年走的时候,里正就和他们说过,那屋子不交银子,就得归村里了。

  顾长柏闻言十分震惊,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屋子没了?那我们回去又该住在哪里?”

  顾诚玉有些不耐烦了,他突然意兴阑珊起来。

  其实他也对神秘人在他身上花那么大的精力感到奇怪,他只是个从六品,府上也没什么秘密,至于要安插眼线吗?

  顾长柏就算住进了府中,恐怕连他的书房也进不去,又能派上什么用场?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那二伯是个什么打算?”

  顾长柏见顾诚玉失了耐性,也只得喃喃地道:“还是先回靖原府,到时候少不得要在你家叨扰。芳哥儿就留在京城读书,侄儿看如何?”

  顾诚玉心里冷笑一声,回了靖原府还不知怎么撺掇他爹娘呢!

  “既然二伯已经决定了,那小侄明儿就让人去看看何时开船。”顾诚玉端了茶碗,准备送客。

  顾长柏自他进来,都未提起过顾万芳,那肯定还不知道顾万芳在他府上,他这会儿只想将人打发走了。

  顾长柏话还未说完,就见顾诚玉端茶送客,也只好悻悻地闭了嘴。

  “王爷!属下已经按照您的吩咐交代给了他。”

  靖王府的书房内,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躬身向正在伏案挥墨的男子禀报道。

  “嗯!下去吧!给本王盯紧了,那顾万芳也不要遗漏,他可能已经知道了点什么。”

  靖王正在描绘一副山水图,头也没抬地说道。

  “是!”黑衣男子领命,快速地消失在了书房。

  “王爷!那顾长柏恐难当大事,还是安插两个人进顾府做下人来得靠谱些。”小澄子对于顾长柏不抱希望,觉得那就不是个精明人。

  靖王笑了笑,“那些下人能靠近得了书房?顾府的下人不多,管得还严,他府上的能耐人还真不少。再说,下人的身份终究还是不便。”

  靖王画完停笔,欣赏起自己的佳作来。

  小澄子倒是有很多问题想问,可又不知从何说起。

  最后他实在憋不住,才开了口,“王爷!顾大人就是个六品官,也不是那些世家子,更不是朝廷大员,也没替皇上做什么隐秘之事,为何您对他这般看重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最新章节,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